疫情下资金流、货物流受阻 橡胶企业借助期货期权对冲风险

发布时间: 2022-06-02 03:04:37 来源:竞技宝最新版app 作者:竞技宝官方下载

  “疫情冲击着全橡胶产业链,下游需求因物流的中断出现断崖式萎缩,导致天然橡胶价格持续低迷。在这个过程中,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尤为突出。”云南天然橡胶产业集团(下称“云胶集团”)总经理张光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

  海南天然橡胶产业集团(601118.SH,下称“海胶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上海龙橡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龙橡”)也受到疫情影响。上海龙橡总经理李星告诉记者,疫情期间主要面临两方面问题,一是因上海所有客户居家办公无法开发票,导致全链条发票流受阻,行业资金回笼周期延长,企业税务成本增加;二是主要终端市场区域物流受阻,大大降低了企业的贸易效率,叠加运输成本的提高,现货市场采销情绪疲软。

  对此,一些橡胶行业企业利用期货及衍生品工具规避风险、稳定和优化经营情况。

  据第一财经了解,云胶集团通过标准仓单的质押业务获得了低息的期货持仓保证金,降低了期货套期保值对企业运营现金的占用;同时,以低成本、小代价方式参与场外期权业务,进行套期保值。上海龙橡方面,为解决销售长协备货难的问题,在20号胶期货合约买入交割;同时,借助天然橡胶的期货卖出交割以及标准仓单交易平台挂牌销售,加快库存周转,提高资金效益。

  今年以来,橡胶上中下游整体来说运行较为平稳,但也确实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市场氛围整体不佳。

  张光鑫分析称,从上游来看,由于疫情原因,西双版纳等地割胶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替代种植指标尚未确定,没有原料补充进来导致国内上游原料偏紧。此外由于疫情影响,橡胶市场氛围不佳,价格大幅下跌,导致国内上游原料价格处于全球较低水平,胶农生活更加困难,国产橡胶尤其全乳胶价格处于全球价格洼地,对生产企业造成困扰。

  从相关期货品种的走势来看,天然橡胶期货主力合约在开年不久后便一直震荡下行,至5月中旬开始稍有所反弹,价格由年初的15000元/吨下跌至13000元/吨,降幅超过10%;20号胶期货主力合约则是在前期震荡横盘,至3月中旬急跌之后又盘整了一个月左右,从4月下旬开始又大幅下跌,到5月中旬止跌,有所反弹。

  对于中游来说,张光鑫认为,最大的影响在于疫情期间严格管控导致运输司机和车辆的流动较为困难,该情况在4月下旬开始出现好转,目前接近恢复正常。此外受到防疫影响,上海的仓库流转几乎出现停滞,目前部分胶种在上海以外的市场较为紧缺。

  “对于下游来说,一方面上海的汽车产业链停滞导致汽车产量大受影响,轮胎终端需求暂时性搁置,导致本就疲弱的内需市场氛围更差。另一方面,疫情期间物流运输受阻,替换胎需求也受到了影响。”张光鑫称。

  以具体企业的实际案例来看,处于中游的上海龙橡对疫情带来的影响也感受颇深。该公司作为海胶集团旗下贸易平台,一部分销售集团所生产的橡胶成品,一部分成品则需要从国外进口。目前中国85%以上的天然橡胶为进口,主要来自以泰国为主的东南亚国家,国产主要在云南和海南。

  就疫情影响而言,李星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一方面部分上下游公司难以开发票,因为该公司及较多合作公司均在上海,疫情期间居家办公,而开具发票的系统均在公司,发票流不畅已经影响上下游客户合作。

  另一方面则是疫情影响物流受阻,“这也是影响最为严重的方面,今年公司与轮胎企业有大量的进口胶业务订单和长协。随着疫情的不断发酵,全球物流供应链持续受到冲击,山东港口、青岛港口设置了非冷链货物到港静置期等一系列防控措施造成了一定的物流压力,直接影响入库速度,大大降低了企业的贸易效率,叠加运输成本的提高,现货市场采销情绪疲软,影响公司对终端企业供应和服务。”李星说道。

  云胶集团的销售平台上海云象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云象”)也一定程度上受到疫情的影响。“由于物流的停滞导致上海公司的营收受到一定的影响,此时青岛云象、海南云胶承担重任加快贸易流转,顶住压力以最大程度弥补营销平台的营收任务。”张光鑫称。

  在面对疫情期间采销受困、现金流承压、现货价格波动等问题之时,橡胶企业择机通过期货等工具进行规避风险和稳定经营。

  张光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云胶集团把资金集中用在现货保供生产的刀刃上,但是期货上又出现难得的保值交易机会。在这种情况下,云胶集团通过上海期货交易所(下称“上期所”)的标准仓单质押业务,获得了低息的期货持仓保证金,降低了期货套期保值对企业运营现金的占用,企业能够有效地腾挪出资金用在现货的生产上。随后物流、下游需求恢复时,原材料价格也相对较低,公司资金相对充裕就抓住机会进行采购,生产经营迅速回到正轨,在市场上抢占了先机。

  那么云胶集团在套期保值上是如何操作的?张光鑫分享经过称,春节后天然橡胶期货市场小幅反弹至14800元/吨,此后开启下跌,由于判断从去年开始全乳胶消化速度较慢,加之深色胶库存低,市场交易深浅色价差回归的确定性强,市场参与期现套利的逻辑会导致市场偏弱,所以公司对现货库存部分进行了卖出RU合约保值,保值价格在14500元/吨附近。

  “之后盘面一路下跌,在上海因疫情进行全城静态管理以后,市场恐慌氛围加剧,RU05合约下跌一度达到12100元/吨,此时不但实现了RU05贴水混合胶,更实现了老全乳胶贴水混合胶和越南3L胶。随着上海疫情数据见顶回落,公司也要开始逐步考虑疫情后的需求恢复,公司从13000元/吨以下对保值头寸进行了期现平仓。”张光鑫称。

  上海龙橡则是借助期货买卖交割进行采购20号胶、消化天然橡胶库存。李星称,为了保障销售长协备货和稳定供应,上海龙橡先后在20号胶期货合约买入交割现货以备货销售长约,20号胶期货交割业务有效开展,并大大降低了上海龙橡在当前疫情压力下可能面临的违约风险;同时为应对现货采购物流不畅问题,日常交易策略结合期货盘面建仓,保证交易盈利的稳定性,为保供稳产做好准备。

  “另外,考虑到疫情期间开票系统、公章或者合同章被封在公司,导致签合同成为问题,货权转移等受阻,所以公司要实现天然橡胶流通以及资金回笼,最好的选择就是卖交割;同时公司利用标准仓单交易平台挂牌销售,通过系统来实现货物流转和资金流转。这些方法都迅速帮助公司加快了库存周转,优化库存结构,提高资金效率。”李星称。

  除了期货工具外,橡胶企业也通过参与期权业务,来作为现货和期货头寸的补充策略,以增加额外收益或者对冲部分敞口风险。

  张光鑫介绍称,上海云象通过两家期现子公司的配合,争取到了200多万元的授信,然后在上海疫情爆发初期将这笔授信用在场外期权业务上做橡胶的套期保值。

  “比如,2月~3月判断市场处于震荡下行周期,分别卖出14500元/吨以上看涨期权和13500元/吨以下的看跌期权等,到期获取权利金,增强额外收益。”张光鑫举例称。

  张光鑫同时称,上期所每年推出的“保险+期货”及场外期权试点项目,也通过真金白银的资金支持,帮助云胶集团以更低的成本、更小的代价参与到场外期权业务中实际操练,使企业在实战中了解场外期权的风险收益特征及适用情景,促进场外衍生品业务惠及更多的胶农。

  另据李星介绍,上海龙橡于2019年开始尝试运用期权,2020年做的规模比较大,2021年在总结了前期的经验和教训之后,形成了稳定的期权应用模式。

  “我们参与期权业务主要是为了对冲现货价格极端下跌风险以及结构性交易策略出现极端反方向变动风险,如果价格在我们的预期范围内,我们不会随便动用期权工具;超出我们的预期范畴,或者交易因素发生了超预期的转变,则会利用期权组合策略来防范极端风险,比如应用备兑策略、领口策略等,降低权利金成本,并实现一定的套保功能。当然这也需要对价格区间以及行权周期做严谨分析。”李星称。

  李星同时称,“对于我们这样以现货为主导的贸易商而言,应用期权策略要与现货深度结合,可能结构越简单越好,对防范现货风险越有效越好。”

上一篇:白沙:天然橡胶期货保险获赔款19 下一篇:上海期货交易所天然橡胶期货期权合